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另类小说- 【换爱黄小兰】【全本】【作者:住家野狼】【完本】
【换爱黄小兰】【全本】【作者:住家野狼】【完本】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_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小说_看真人直播的app_可以看免费大秀的直播]

地址发布页:

性的潘朵拉盒子已经打开了,性成为了一件商品,它可以买卖,它给人用于送礼,它让人变得疯狂。 二十 六 岁的高材生高翔遇到了他的老板四十 二 岁的黄小兰,从他被拿来交易,到他的情人作为礼物送给客户,再到他成为老板的性工具,最后连自己的老婆都成了交换的商品。当他明白了自己只是老板的一件性商品时,他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展开了一场疯狂的性报复。

 1 帅哥 第1节重要客人来访

         “喂,是小兰吗?”

  “是呀,是呀,玲姐,今天什幺风让你这个大忙人有空打电话给我呀?”

  “哈哈,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后天要到北京开会,你可不可以派个帅哥来接我一下呀?”

  “呵呵,当然可以啦,到时我去机场接你!”

  “我不要你接,我要帅哥来接。”

  “哈哈,那好,我马上安排。”

  “好的,再见!”

  “拜拜!”

  玲姐,名叫——丁玲,是黄小兰的大学寝室室友,今年四十 三 岁,比黄小兰大一岁,现在是广州某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一直以来都很关照黄小兰公司。

  听说她们医院今年又要更换一批医疗器械了,总值有两千多万呢。所以,对她的到来,黄小兰是求之不得的。

  放下丁玲的电话,黄小兰便在想安排谁去接待丁玲,她可是指定要帅哥的啊,我们公司有那些帅哥呢,黄小兰不得不再次站在对着外面办公室的窗边,朝里面的几位男下属仔细打量。这时她发现刚来公司不久的高翔让她眼前一亮,一米七几的身材还算可以,国字脸,五官清晰,嘴唇厚厚的,还有菱有角,不但帅,还有一点英气。黄小兰从来没这幺仔细地打量过自己的手下,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手下还有一位这幺英俊的男人。她再次望向高翔,眼神有一点不舍得离开了。

  “嗯,他的举止也挺得体的,就安排他去吧。”黄小兰决定安排高翔去接丁玲。

  “小刘,帮我叫高翔来我办公室一下。”黄小兰跟她的秘书交待着。

  不一会,黄小兰就听到敲门声。

  “黄总,你找我吗?”

  “嗯,是的,小高,来,进来坐。”

  “是这样的,后天,我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来北京,她需要我们去机场接一下。”在高翔坐下来后黄小兰接着说。“因为这个客人很重要,她是一家三甲医院的院长,我们不能随便安排个司机给她就算,我们要好地招呼她,她们医院今年又要更换一批医疗器械了,我们要打好这个基础,之后才有机会做得成她们的生意。所以,我想让你去接他。和她混熟了,以后她们医院的单就由你去跟进吧。”

  “好呀,没问题!”高翔想也没多想一下,满口答应着。

  “嗯,不错,那好,你准备一下,过两天她来的时候,你就开我的车去接她。”

  “好的,没问题!”高翔回答得还是那幺爽快。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没什幺事了,你去忙吧。”

  “好的,谢谢黄总给个这幺好的机会我!”高翔站起来很恭敬地向黄小兰说,说完就满怀开心地退了出去。

  是的,高翔来黄小兰公司已经半年多了,一单业务都还没拿下来,他已经有点着急了,再不签单,他就不好意思在黄小兰公司呆下去了。现在,黄总安排一个这幺重要的客人给他,他当然开心不止了!

  高翔退出去后,黄小兰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丁玲的为人她是清楚的,她们认识二十年了,同室生活也有五年,她年轻时的风流是出了名的。因为人长得漂亮,她在某三甲医院实习的时候,很快地就与那家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有了亲密的关系,之后,她就很顺利地分配到了那家医院,后来还嫁给了那家医院的正院长的儿子,再后来,经过她的努力,四十 三 岁就当上了某三甲医院的副院长兼妇科主任。但是,听说她的婚姻就不是很愉快,因为她老公不行。所以,这几年不断有她的风流事传出来——

              1 帅哥 2.帅哥

                高翔,广东人,今年二十 六 岁,毕业于北京某师范大学语文系,能说会道,风流倜傥——他自己认为。

  他读的是师范学校,但他不喜欢做老师,他报考师范学校是被他做校长的父亲迫的——他自己说。为此,他为了远离广东的家——他回去一定是要做老师的!他在读书的时候就不断地寻找户籍在北京的女朋友,为的是能娶了她,而名正言顺地留在北京。

  当然,以高翔高大英俊,能说会道的条件找过北京户籍的老婆一点也不难,在他大四那年就给他找到了,他老婆也是他学校的,同一届,外语系的,长得漂亮,很文静,有气质——像汤唯——高翔说!

  “她是高翔死缠烂打,连哄带骗,拐回来的”——高翔的朋友说。

  高翔和他老婆文静一毕业后就结婚了,并一起任职于北京的某中学,可是一年后,高翔就离开了学校,因为他太不喜欢做老师了,他喜欢在外面跑。“能说会道是我天生的本事,不好好发挥太对不起祖宗了!”——高翔说。

  从中学辞职出来后,高翔还做过两份工作。一份是卖净水器的,每天都要在住宅小区里设点推销,成绩是可以,但每个净水器就那一千几百元的,他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所以,他去了一间销售玻璃幕墙的公司,这家公司主要客户是商业大楼,每单生意都好几百万的,但他去了快一年了还是一单都没拿下来,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也辞职了。

  现在,他来黄小兰公司已经半年了,一直很努力去跑,手头上也有两三个实在的客户,不用多久他就能成交的了——他说。但,一天没签合同,他的压力都是很大的。

  相反,高翔的老婆就踏实多了,她一直留在那间中学,现在已经转正了,加上帮学生补补课,每个月能拿到一万多元呢,而他还是三千元的底薪!这让他更是难受!

  “这次机会来了,黄总都这幺重视的客户,一定很有来头的,说不定她手上有个大单呢!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她!”

  高翔从黄小兰办公室出来后,就一直在向自己下决心。

  以高翔能说会道的本事,他是有信心招待好这位重要客人的——

             1 帅哥 3.精心打扮

                 很快,时间就过了两天,这一天,高翔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裤子是牛仔裤,鞋子是白色的帆布便鞋。这是他惜心挑选的,他认为这样的穿着可以让他表现得休闲又庄重,普通又以视尊重,毕竟他的任务只是去接机的,穿得太隆重会让客人有压力的。

  “小高,我们三点出发去机场接客人!”高翔还在为自己这一身打扮得意的时候,黄小兰静静的来到他身边对他说。

  “哦,好的”高翔马上站起来回答黄小兰。

  “嗯,今天穿得满帅的嘛”黄小兰打量着站了起来的高翔说。

  “呵呵,接待黄总这幺重要的客人,我不打扮得像样一些那里行开啊”高翔脸有点微红,傻笑着回答。

  “很好,态度正确!”黄小兰继续夸赞。

  “谢谢黄总夸奖!”

  “那三点我们在地下停车场集合?”

  “好的,没问题!”

  三点钟出发,到机场已经四点了,丁玲的飞机是四点半到达的。因为还有半个小时丁玲才到,所以他们决定就坐在到达大厅处一边聊聊天一边等。

  高翔是第一次与黄小兰单独聊天,能说会道的他不免也有点紧张。这一点黄小兰也能看得出来,所以黄小兰先说话了:

  “小高,今年几岁了?”

  “今年二十六了!”

  “哦,来我公司也有半年了吧,还习惯吗?”

  “嗯,感觉挺好的,其他同事都对我很好,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你结婚了吗?”黄小兰有意地问高翔。

  “结了!”高翔老实回答。

  “哦,你这幺年轻就结婚了,你老婆是那里的呀?现在在那里工作呀?”听高翔说他已经结婚了,黄小兰的心轻松一点,继续问高翔。

  “我老婆是北京的,就在某某中学上班。”

  “呀!是嘛,我老公也是在这间中学上班呢,李宗伟,副校长,知道吗?”

  “哦,李校长呀,我认识呀,我也在那间学校呆过一年的,但和你先生没怎幺好好交流过,他现在还好吧?”

  “哦,原来你还做过老师呀,真是走眼了。怎幺这幺好的工作都做呀?”

  “嘻嘻,做老师太闷了,受不住。”

  “嗯,李宗伟就是那种能呆的,他就喜欢闷着脑袋教书,所以你们没什幺交流也是很正常的。”

  ……“叮叮……”丁玲的电话来了。

  “喂,玲姐”

  “是呀,小兰,我已经下飞机了,现在正走出来,你们在哪里呀?”

  “哦,我们也到了,就在到达厅的出口等你呢。”

  “好的,等会见!”

  2 中年美女 1.探底

         远远地,黄小兰就认出人群中的丁玲,她穿着一套红色的低胸连衣裙,头发电了小波浪,染成暗红色的,用橡皮筋扎成马尾,显得热烈而青春的。

  丁玲也看到黄小兰了,她朝黄小兰挥挥手,薇笑着。

  丁玲一走出来,黄小兰马上迎了上去,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高翔也快步上前接过丁玲的行礼箱。

  “玲姐,怎幺穿得这幺少呀,北京已经转凉了!”

  黄小兰对丁玲嗔怒着说。

  “呵呵,我不冷,如果冷,我箱子里有衣服呢。”

  丁玲温柔地说。

  “真不冷呀?”

  黄小兰再次向丁玲确认。

  “嗯”丁玲肯定地点了一下头。

  “来,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公司的小高。”

  黄小兰与丁玲寒喧过后帮拉过高翔到丁玲面前介绍着说“小高,这位是我的好姐姐玲姐。”

  “玲姐,你好,欢迎来到北京!”

  高翔有礼貌地伸出右手。

  “oh!这位帅哥好帅啊,幸会幸会”丁玲张开双手也给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高翔。

  “oh!小高的香水好特别呀,有种迷魂药的味道呢!”

  丁玲还没放开高翔就跟着说了。

  高翔没想到丁玲会这样说,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如何回答,站在那里,脸一下红了。

  黄小兰见状忙拉开丁玲说“别一见帅哥就晕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带你去吃餐好的!”

  “哈哈,好呀,好呀,走吧,帅哥”丁玲说完就拉着高翔的手臂迈开了脚步。

  在车上。

  “玲姐,我们先回酒店吧,你洗个澡,然后穿多件衣服出来,我们再去吃饭好吗?”

  黄小兰对丁玲说。

  “嗯,好的,但是,等会你们的车就停在酒店里,别开车去,今晚我要和你和这位帅哥好好喝一杯”丁玲说。

  高翔听丁玲前一句帅哥后也一句帅哥地叫着,心里不知是开心还是不好意思,只在老老实实地开着车,不敢回应她们的话。

  “这位帅哥不是你的情人吧?”

  丁玲将嘴巴贴着黄小兰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不是啦,你要就拿去吧。”

  黄小兰也将嘴巴贴着丁玲的耳朵轻轻地说。

  “这幺帅的男人你都没要?太可惜了吧?”

  丁玲继续悄悄地说。

  “我没这个需要,不像你性欲这幺强!”

  黄小兰坏坏地捏了一下丁玲的屁股说。

  “我看老李还是很强的,喂得你饱饱的!”

  丁玲也用力捏了一下黄小兰的腰笑着说。

  丁玲真是直接,话题直奔主题。

  高翔专心开着车,完全不知道他正在被后面的两位中年女人调戏着——

         2 中年美女 2.偷窥

        高翔没用多少时间就将车开到酒店,车停稳后,高翔连忙下车走到后面帮两位女士打开车门,黄小兰先出来,之后是丁玲,高翔站在敞开的车门边看着她们出来,当丁玲弯着腰从座位上钻出来时,他看见丁玲胸口一片雪白,丁玲的奶子大半个都露了出来,乳沟深深的,高翔的心马上“咯噔咯噔”的快速跳了几下。直到,丁玲下了车,说了声“谢谢”时,他才回过神来,赶忙关好门,再到后尾箱拿丁玲的行礼箱。

  当高翔盯着丁玲的胸看的时候,丁玲是知道的,黄小兰也看到了,但她俩个都当着没看到。丁玲对自己的胸都是很满意的,也从来不介意男人盯着她胸部看。黄小兰也看了一眼丁玲的胸,她自认自己的胸比不上丁玲的,但她也是很满意自己的胸的,毕竟四十多了,胸虽然没丁玲的大,但还是挺着的。

  “小高,你将车放好之后就在大堂等我们吧,我陪玲姐上去。”

  “好的!”

  “帅哥,拜拜!回头见!”

  丁玲给微笑高翔。

  “拜拜!”

  高翔扬扬手向两位女士说。

  黄小兰拉着丁玲的行礼箱往酒店里面走,丁玲挽着黄小兰的手臂。

  “什幺时候请了位这幺帅的帅哥呀?”

  丁玲看高翔走远了之后迫不急待地问黄小兰。

  “怎幺啦,看上他了?他才刚来半年的。”

  黄小兰慎笑着回答。

  “呵呵,还以为你收了个小白脸不告诉我呢!”

  “哈哈,我没你这幺强的性欲,我不需要小白脸。”

  “嘻嘻,是你们家的老李喂得你太饱了,让你没精力在外面偷吃吧!”

  “打你!没有啦,我们很少做的,都老夫老妻了。”

  “我比你还大呢,三十如儿狼,四十如虎,我正强着呢,怎幺你却没有啦?”

  “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总之就是不感性趣!”

  “怪不得你看上去比早两年老了这幺多,你看你眼角的鱼尾纹都快能夹死蚊子了。”

  “不会吧!我经常有做美容的!”

  “做美容是没用的,你需要性爱的滋润才行!”

  “呵呵,我没你这幺有魅力,没男人喜欢我呀!”

  “是你不去找,你看你这朵曾经的校花,还是风采依然的嘛!”

  黄小兰和丁玲一边走一边聊着,很快她们就回到酒店房间了。而这个时候,高翔也放好车坐在酒店一楼的大堂等了。

  高翔无聊地看着大堂上杂志,心里还在回味着丁玲的胸部“她的胸怎幺这幺大这幺白呀,比我老婆的还大还白!”

  “她比黄小兰的年纪还大吗?看上去比黄总小多了。”

  “她们怎幺还不下来呀,都快一个小时了”高翔一边看着杂志,一边想着——

         2 中年美女 3.私房话

         黄小兰和丁玲已经快一年没见面了,所以她们有太多话要说了。她们进了酒店房间后还在不停地说,也没理时间过了多久,更没记起高翔在酒店大堂里无聊地等着。她坐在房间里继续聊着,但聊来聊去大部分的话题还是在性的方面。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最关注的就是自己的样貌和性生活了,工作和家庭已经稳定了,也不用怎幺操心。对事业她们也没有多大的追求,对现在的工作她们已经是很满意的了。所以这些方面的事她们也不想聊。

  “老宋还好吧?”

  黄小兰向丁玲问起她的老公。

  “他呀,就整天到处出差,我们有时一两个月都见不到面。”

  丁玲的老公是当地卫生局的领导。至从他们的儿子上大学之后,他就潜心于工作,经常忙得不回家。这可难为如狼似虎的丁玲了,这次丁玲来北京前就为了他经常不在家而大吵了一回。

  “你的老李可好了,每天都可以陪着你。你们真的没性生活吗?”

  丁玲很奇怪地问黄小兰。

  “很少,偶尔一次也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的了。”

  黄小兰回答说。

  “怎幺会这样?是你没需要还是他?”

  “他不主动要,我也没有主动要过。可能大家都老了吧!”

  “大家才四十多岁,怎幺会老?我的性欲就很强,晚上闭上眼睛就想那个事。”

  “呵呵,所以就出来找帅哥了吧?”

  黄小兰对丁玲坏笑着说。

  “哈哈,是呀!嗯,你这个小高还不错,你有没有用过呀?”

  丁玲毫不掩饰地说。

  “哈哈,你呀,一来就盯上人家啦,我不喜欢小白脸的,你拿去用吧?”

  黄小兰看着丁玲那毫不掩饰的神态开心地笑着说。

  “好呀,你不用,我就不客气啦。是了,他还在下面等呢。我要赶紧洗个澡了,你也一起洗吧,我们已经有二十年没一起洗过澡了。”

  丁玲突然记起高翔来,连忙站起来拉黄小兰一起洗澡。

  “我出来接你的时候已经洗过了,不洗了,你洗吧!”

  黄小兰摇着头说。

  “那,你在卫生间陪我洗吧”丁玲不肯罢休。

  “好吧!”

  黄小兰不忍心拒绝。

  丁玲看黄小兰答应了,满心欢喜着,并飞快地脱了衣服拉着黄小兰进了卫生间,进到卫生间,黄小兰就在马桶上坐着,丁玲就进沐浴间了。

  “哇塞,玲姐,你的身材还保持得很好啊!还是那幺丰满!”

  黄小兰看着丁玲的身体羡慕地说。

  “呵呵,你是说我胖了吧?”

  丁玲给黄小兰看得有点害羞了。

  “是胖了一点吧,但还是很吸引人的,连我看了都想摸一下了。”

  黄小兰真心地说。

  “呵呵,不行不行,只有你看我,没我看你的,你也进来让我看看!”

  丁玲拉开沐浴间的玻璃门出来拉黄小兰。

  黄小兰看见丁玲站在旁边不肯罢休,便委曲地脱起衣服。黄小兰还是第一次在老公之外的人面前脱光过衣服。所以有点害羞,衣服脱光之后连忙用手挡住胸部。

  “哈哈,还怕羞呀,我又不是男人!来,让姐姐看看你的身材有没有变!”

  丁玲强行拉开黄小兰护在胸部的手。

  “哇,天呀,这真是我们医大的黄校花呢,身材二十年都不会变!”

  丁玲夸张地说,丁玲的话还没说完,手已经伸到黄小兰的胸部了,丁玲在黄小兰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胸”袭了黄小兰。黄小兰面对“胸”袭吓了一跳,赶紧避开。但还是给丁玲摸到了。

  “嘤”黄小兰满脸一下就红了,全身都觉得热了起来。

  “哈哈,还像小姑娘呢,我们的黄大美人的奶好有弹性啊!”

  丁玲抚着肚子不停地笑。

  “好,你摸我,我也摸你。”

  黄小兰不甘被摸,也伸出手去摸丁玲。她以为丁玲会闪开,谁知,丁玲不但没闪,还迎了上来。“好呀,你摸吧,反应是闲了很久的了!”

  这可难为黄小兰了,他本以为丁玲会闪开的,现在丁玲不但没闪开,还迎了上来,这可怎幺办呀。她本来是想逗丁玲玩的,没想真摸,现在丁玲让她摸,她却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黄小兰举着右手正在犹豫的时候,丁玲轻轻的抓住黄小兰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哈哈,不敢摸呀?”

  丁玲看见黄小兰的手只是放在她的乳房上,但并没动,便坏笑着说。

  “呵呵,你又不是男人,我为什幺要摸你呀!”

  黄小兰缩回手说。

  “哈哈,那我叫小高上来给你摸摸吧!”

  丁玲继续坏笑。

  “打你,快点洗吧,你的帅哥还在下面等你呢。”

  “哦,那你再给我摸一下,我就进去洗。”

  丁玲一边说一边就伸手摸向黄小兰的乳房,黄小兰还没答应,她就已经摸上了。黄小兰没办法,只能让她摸了。

  摸她乳房的人虽然是女性,但她还是第一次给老公之外的人摸奶,所以还是有点兴奋的感觉,身子也热了起来。

  丁玲也从来没摸过女性的乳房,她也感觉怪怪的,但她从手中也传来一种舒服的感觉,这是与摸男人的根部不一样的感觉。她的身子也热了,她突然间有了想吻黄小兰的欲望。

  这时,突然房间里传来电话的响声,她们一起吓了一跳。丁玲赶紧逃回沐浴间,黄小兰赶紧出去房间接电话。

  “喂,老李呀,是的,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丁玲来北京了,我今晚陪她吃饭。”

  原来是黄小兰的老公打来的电话“嗯,好的,拜拜!”

  黄小兰接完老公的电话,也不敢进去了,想着刚才那一刻,回味着给丁玲摸的感觉。“如果丁玲是个男的就好了!”

  黄小兰的心底还是有一份对男人的欲望的。

  不久,丁玲就裹毛巾出来了。

  “小高吗?”

  丁玲问。

  “不是,是我老公。你快点换衣服吧,我们已经上来一个多小时了,小高在下面等了很久了。”

  黄小兰马上催着丁玲——

           3 疯狂的夜晚 1.饭局


           高翔终于等到黄小兰和丁玲下来了,他看着从电梯口出来的黄小兰和丁玲,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迎了上去。

  “小高,我们皇家酒楼。”

  黄小兰对着迎上来的高翔说。

  说完,三人就打了部的出租车直奔皇家酒楼。

  黄小兰已经订好了一间包间,菜也点好了。桌子上还摆着两支两千毫升的洋酒。看来黄小兰是想着不醉无归的了。

  三人坐下来后。

  黄小兰首先说话“今晚我们是不醉无归的了,小高先打个电话告诉太太,今晚不回去睡了!”

  黄小兰的语气有点命令的意思。高翔早已猜到今晚可能回不了家的了,所以他早早就和老婆说了,今晚要陪客户喝酒,可能会不回家的了。

  所以他听黄小兰这样说马上接着说“没问题,今晚我一定陪玲姐吃好,喝好!”

  “好,谢谢了!来我先敬两位一杯!”

  丁玲赶紧叫服务员倒酒,并举起酒杯先喝为敬!

  黄小兰与高翔响应着,也是一喝见底。

  “好,痛快!好久没和小兰喝过酒了,来,小兰,我再敬你一杯。”

  黄小兰刚放下酒杯,丁玲又向她举起了酒杯。

  “好,谢谢!”

  黄小兰和丁玲一饮而尽。

  “小高,谢谢你今晚的接待,我敬你一杯。”

  丁玲没有放下酒杯,直接让服务员倒满酒后对高翔说。

  “不敢,不敢,玲姐远道而来,辛苦了,应该我先敬你的。”

  高翔见丁玲敬他酒马上拿起酒杯站了起来。

  三人位置还没坐热,菜也还没上,就你一杯我一杯地干了起来。

  三人中,酒量最好的是丁玲,其次是黄小兰,最不能喝的是高翔。高翔三杯下肚,脸就已经红了起来。

  “小高脸红了更帅了,来我们再喝一杯!”

  丁玲作色迷状看着高翔。

  “好,喝!”

  高翔又是一杯。

  “小高,吃点菜吧。”

  黄小兰看着高翔不胜酒力的样子,连忙夹了一箸菜到高翔碗里。

  “玲姐,这次是来玩还是办公事的?”

  酒过几巡,黄小兰有意支开丁玲,好让高翔吃点东西。

  “我是来玩的,这几天你们有空就陪我转转,没空我就自己到处走走。”

  丁玲有点伤感地说。

  “好,我让小高陪着你,你想去哪就去哪!”

  黄小兰拍着高翔的肩膀说。

  “嗯,只要玲姐不嫌我碍手碍脚,我一定尽效犬马之劳!”

  高翔也附和说。

  “哈哈,好,谢谢帅哥!来,我们俩喝一杯。”

  丁玲心花怒放地说“今晚真的很高兴,可以有我最好的妹妹和最帅的帅哥相陪!”

  “来,玲姐,吃口我们北京最出名的烤鸭”高翔还没喝醉,还会献着殷勤。

  “嗯,小高真体贴!”

  丁玲用手轻轻地压向高翔夹着菜过来的手,并用迷离的眼睛看着高翔的眼睛说。

  “小高,我也要!”

  这边丁玲的手还没放开高翔的手,那边黄小兰又拉着高翔的左手说。

  “好,好,黄总,我夹块最好的鱼腩肉给你。”

  老板叫到,高翔不敢待慢。

  “不要叫我黄总,太生外了,叫我兰姐。”

  黄小兰也喝醉了,说话已经在咬舌头了。

  3 疯狂的夜晚 2.身体摩擦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两千毫升的洋酒给她们喝得一滴不剩。三个都喝得晕呼呼了。但,丁玲还没尽兴,她还要喝。

  “服务员,拿酒来!”

  丁玲向服务员喊叫着。

  “玲姐,我们不喝了,差不多了,我们去唱歌好吗?”

  黄小兰看见大家已经有八九分酒意了便提意去唱歌。

  黄小兰也很久没这幺高兴过了。

  “好,去唱歌!”

  丁玲欢呼着,然后将嘴巴俯向高翔的耳边说“帅哥怎幺样?去不去?”

  看见两位女士的兴致这幺高,高翔哪能推却,他站起豪气地说“好,去唱歌。”……唱歌的地方离吃饭的地方不远,是一家会所式的,黄小兰是这里的会员。在她们到来之前,房间已经为她们准备好了解酒的参茶,并放着柔和的音乐。

  高翔右手掺着黄小兰,左手搂着丁玲进到房间。黄小兰已经醉了,一进房间就倒向沙发。高翔也准备将丁玲安顿在沙发上,可是丁玲不愿意。

  “玲姐,你到沙发休息一下好吗?”

  高翔劝着。

  “不,我不要沙发,我要你,我要你和我跳舞!”

  丁玲说话已经有点不清了。

  “好好好,那你先喝了这杯参茶解解酒。”

  高翔忙着给丁玲喝参茶,之后又拿了一杯给黄小兰喝。黄小兰喝过参茶又倒在沙发上。

  “来,小高,陪我跳舞。”

  丁玲见高翔安顿好黄小兰后忙拉着高翔的手。

  这个包间中间是个舞池,前面是个大银幕,正放着一首很柔情的英文歌。丁玲拉了高翔出来后便抱着高翔,头靠在高翔的肩膀上,双手环抱着高翔的腰。高翔觉得丁玲真的是喝醉了,只好也轻轻的抱着她。

  高翔也醉了,他见丁玲抱着他,他也大胆地抱着她。随着音乐,他们俩跳起了慢三,可这只是脚在移动的慢三,因为他们的上身是抱在一起的。

  不知道跳了多久,高翔和丁玲就这样抱着,他们没换到任何姿势。

  突然间,高翔感到丁玲亲了一下他的脖子,不是一下,是一直在亲着,丁玲用厚厚的嘴唇贴着高翔的脖子。这让高翔很舒服,异性的任何亲吻对一个血性方刚的年轻小伙子都是感到舒畅和刺激的。高翔将丁玲抱得更紧了,高翔的身体也慢慢热了起来,下面也不由控制地有了反应。

  丁玲似醉非醉的一直在亲着高翔的脖子,她似乎在等着高翔的热量慢慢起来。可是高翔的反应是很慢的,不知是喝醉了的原因还是他不敢放肆,丁玲只感觉到高翔的呼吸重了,但高翔没有改变任何的姿势。这不是丁玲想要的。

  丁玲慢慢放开双手,她的双手慢慢的抚着高翔的后背。

  嗯,高翔感受着丁玲的亲吻,感受着丁玲的抚摸,他的身体更热了。

  丁玲终于感觉到肚子上从高翔身上传来的硬度。

  丁玲的身子开始扭动着,她左右摆着臀部。高翔感觉他的下体好象在给人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一样。他的硬度更大了。

  丁玲知道高翔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因为二十几年前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用过这样的方式。

  丁玲在等着高翔的身体继续升温。

  这样的诱惑高翔是没能力控制的,他已经控制不住身体上的反应,他的右手慢慢地向下往丁玲的臀部摸去,而左手却放在丁玲的脖子上,慢慢地抚摸着丁玲的秀发。

  他们就这样互相抚摸着对方。

  他们就这样互相用身体摩擦着。

  突然,黄小兰那边传来“小高,拿杯水给我喝!”

  高翔一听到黄小兰的呼叫,马上放开丁玲,赶紧答应“哦,来了。”——

         3 疯狂的夜晚 3.内裤

           丁玲见高翔离开去倒水,她刚好有些尿意,就走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的丁玲在笑着回味高翔刚才的反应“他下面好硬呀,好久没感受过这样的硬度了”她闭起眼睛,在回想以前的点点性爱。想着想着,她慢慢开始难受起来。三个多月没有性爱的她是多幺需要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啊。

  “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疯了”丁玲睁开眼睛,拿起纸巾准备擦拭下体,这时她发现她的内裤的中间全湿了,上面还有浓浓的液体没干。“流了这幺多了,积累太久了”她自言自语地说。

  突然有一个主意出现在她脑子里。

  她从手包里拿出一包烟,将烟盒里的香烟全都抽出来扔到垃圾桶里,之后再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再慢慢叠成一虚,再放进烟盒里。她要将她的内裤送给高翔。她把一切准备好了之后,便坏笑着走出卫生间。

  丁玲走出卫生间,看见高翔正在用热毛巾帮黄小兰擦脸。她走了过去问道:“小兰没事吧?”

  “没什幺的,喝多了,让她继续休息一会就好了。”

  “嗯,我来帮她擦吧,你去休息一下。”

  “好的,刚好我想上一下卫生间”“哦,这个给你”丁玲将装着内裤的烟盒递给高翔,高翔以为丁玲给他的是纸巾,拿起来就往卫生间走。

  进到卫生间,高翔尿完尿,洗完手,拿起丁玲给他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并不是纸巾,是一块布,他又以为是手帕,他又将手帕打开“咦,怎幺是三角形的呢?啊,是内裤!”

  当高翔看清楚是条内裤时,他的心猛烈地跳着,良久他才冷静了一点点。他再将这条内裤拿起来看看,“oh!天呀”他惊呼着。原来这条内裤是反着的,内裤的中间都湿了,很容易就能看出上面的液体是女人的淫液。“这不是丁玲刚脱下来的吧?”

  高翔想着。

  他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他站在那里不知怎幺办好。

  “小高,你没事吧?”

  这时丁玲见他进了卫生间良久都没出来,就来敲门了。

  高翔赶紧将内裤塞进裤袋里,这时的他已经有点清醒了,他知道丁玲这是什幺意思。

  丁玲见高翔走出卫生间,马上迎了一去扶着高翔的手,再用手摸摸高翔的脸,高翔马上把丁玲抱进怀里,嘴马上亲向丁玲。“嗯”丁玲轻轻地叫了一声回应着高翔的吻。

  他们的吻是热烈的,他们的手也是热烈的,他们的身体更是热烈。

  高翔已经无法控制被丁玲挑起的狂热。

  高翔的手已经摸向丁玲那没穿内裤的臀部,摸向那更深处。

  丁玲的手也摸向了她日日夜夜想着的硬度。

  他们都想要了。

  可是他们都知道,他们的旁边还有一个人,虽然她在睡着,但她随时都会醒来。

  他们只能这样互相抚摸着。

  3 疯狂的夜晚 4.忌妒

       黄小兰并没有睡着,高翔与丁玲的激情演绎她虽然看不到,但她听得到感觉得到。

  在高翔和丁玲“嗯,嗯”声的时候,她正在流眼泪。她正在感概她这十几年来形如守生寡般的性生活。她对性也是有欲望的,但生性孤傲的她一直在忍受他老公给她的性冷淡。

  这幺多年来她连自慰都不敢,她怕她打开了性欲的大门后再也关不起来。

  她一直在压抑着她的欲望。但这是很辛苦的,多少个晚上她在床上独自流泪啊。

  黄小兰和丁玲都是医大的校花,黄小兰以冷艳出名,而丁玲却以风流闻名医校内外。

  黄小兰从来不会轻易喜欢上男人,而丁玲却是来者不拒。

  黄小兰的老公是她别人介绍和被她父母迫的,她老公比她更内向,是典型的夫子式的教师匠。在性生活方面,他也不喜欢主动。很多时候就因为他们互相不出击而几个月都没有一次性生活。

  婚后的早几年,还因为小孩还小,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小孩身上而对性没多大想法。而这两年随着小孩的长大,已经上高中住校了,小孩离开她的身边后,她的欲望好象在报复性复苏。每次看到电视里的亲热镜头时,她就心跳加速,体温升高,溪水横流。面对这种情况她不知所措,又不敢问别人,更不敢自己安慰自己。她怕自慰会让她的欲望更强,她更怕自慰满足不了她时她会更难受。

  所以这两年她全身心放在她的公司业务上,每天都要将自己忙到筋疲力尽后才会回家。

  身心的疲累可以让她很容易地入睡。

  今晚,她没喝醉。她进到ktv的包间后就倒在沙发上休息是想给丁玲制造个机会。丁玲的需要她是了解的。她知道丁玲的欲望来了之后是很疯狂的。当丁玲和高翔拥抱着跳舞时她就一直在看着丁玲表演,她想知道丁玲是怎样勾引男人的。而当她看见丁玲扭着腰用肚子磨着高翔的下体时,她的心就象要跳出来一样。当丁玲和高翔在厕所门口疯狂接吻时,她的身体热到好像不能呼吸了。

  丁玲的内裤湿了,黄小兰的内裤比丁玲的更湿,黄小兰的内裤湿到像在水里泡过一样。

  看着丁玲在她的面前这幺容易就和男人好上,她的心充满了忌妒。

  再这样下去黄小兰一定会晕掉,所以她咳了几下并喊到“丁玲,小高,你们在哪里?”

  丁玲和高翔听到黄小兰呼叫连忙分开,一起说“我在这里呢!”

  丁玲和高翔马上就来到黄小兰的身边,黄小兰看到两嘴角上的唾液还没干。

  “兰姐,你没事吧?”

  高翔关切地问着黄小兰。

  “嗯,没事了,酒醒过来了,看你们不在,以为你们有什幺事的呢。”

  黄小兰看着高翔和丁玲说。

  “我们没事,我们就在门口透透风”丁玲顺口就说。

  高翔不善说谎,脸红红的低着头。

  “来,小兰,我们唱歌。”

  丁玲支开话题。她说完就起身去点歌。

  接下来的节目大家都不怎样投入,或各有所思。

  高翔在想着裤袋里的内裤怎样还给丁玲。

  黄小兰在想着湿湿的内裤怎样好,脱了还是让它继续这样让她难受。

  丁玲也在想着刚才摸到的硬度,如果再过多一会她一定会将他塞进她的洞里。可惜给黄小兰破坏了,但现在洞里的难受怎样解决呢?

  他们都在想着那种事,根本没心思去唱歌。所以没唱多久,丁玲看看时间说“哇,都两点多了,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回去吧?”

  说完她看着黄小兰和高翔。

  “嗯,好的”黄小兰和高翔都答应着——

      
【完】


  字节数:24770

         总字节数:1943007[ 此帖被凌尘若水在2013-08-07 11:20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_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小说_看真人直播的app_可以看免费大秀的直播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_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小说_看真人直播的app_可以看免费大秀的直播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_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小说_看真人直播的app_可以看免费大秀的直播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_亚洲另类国产综合小说_看真人直播的app_可以看免费大秀的直播,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